今年初,中央车改领导小组批复同意浙江省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总体方案,杭州车改参此进行了调整。调整后,杭州取消一般公务用车,保留必要的机要通信、应急、调研、特种专业技术用车和符合规定的一线执法执勤岗位车。对保留的公务用车,制定了“六个不得”、“八个不准”等严格的管理制度,扎紧管住车轮子的笼子。如不得以特殊用途等理由变相超编制、超标准配备公务用车;公务人员不得既领取公务交通补贴、又违规乘坐公务用车;不准以任何理由,违规在补贴区域内使用公务用车等。【详细】
“过劳死”纳入工伤,还面临操作性和合理性的问题。“过劳死”如果纳入法律制度,必需是一个边界清晰、便于厘清责任的概念。“过劳死”显然不是一个这样的概念。虽然有媒体称过度加班成为导致“过劳死”的首要原因,但这并不能成为执法司法实践中的判断依据。当出现“过劳死”的情形时,死者到底是因过度工作还是因生活中疲于奔命导致过度疲劳,如果前二者兼而有之,工作和生活应该在多大程度上承担相应的责任,其实是难以厘清和划分的。对于执法司法者来说,也难以作出准确、合理的判断。如果不加区分地一律让雇主(单位)对“过劳死”承担补偿责任,又是不公平的。不考虑这一因素,即便制定了规则,在落实中也难免遭遇尴尬。【详细】
四要推进模式创新,实现众创、众包和众筹的有效对接,推进创业创新要素聚合。要通过科技园引领新一轮要素聚合,中关村就是典型的要素聚合创新载体,具有产、学、研、用、金、介、政齐备的协同创新体系,能够吸引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信息等创新要素资源集聚。深圳是全国创新最成功的城市,其成功原因在于深圳具有典型的移民文化,有利于孕育“敢于冒险、崇尚创新、宽容失败”的创业创新精神;形成了多元化创新创业主体的“新四军”:有海外留学归来创业的“海归系”,深圳有6万海外留学人员,还有从全国各地到深圳创富的“孔雀系”。此外,还有由深圳本地创业者形成的“深商系”和从科技大企业离职创业的“裂变系”。深圳有极具活力的创新生态圈,形成了创业,创新,创投的“铁三角”,实现了金融创新和技术创新“双轮驱动”。【详细】